中央人民政府  |  安徽省人民政府  |  迅盈彩票app

登錄 注冊 迅盈彩票注册 RSS訂閱 繁體版

首頁 > 政府辦信息公開 > 信息浏覽
  • 索引號:003253767/201905-01045
  • 主題分類:
  • 發布機構:政府辦
  • 組配分類:本級政策解讀
  • 發布文號:
  • 生成日期:2019-05-29
  • 內容概述:
  • 關鍵詞:
  • 信息來源:
  • 發布人:

【媒体解读】新修订政府信息公開条例公布 呈现扩大主动公开范围深度等七大亮点

来源: 法制日报

 

新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開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全文见九版),今天正式对外公布。据悉,此次新修订《条例》,在扩大主动公开范围及深度、提升政府信息公開在线服务水平、取消依申請公開的“三需要”门槛等方面,呈现出了颇多亮点。

擴大主動公開的範圍和深度

《条例》明确,各级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机关职能、机构设置、行政处罚等行为的依据条件程序、公务员招考等十五类信息,并规定设区的市级、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乡(镇)人民政府,还应当根据本地方的具体情况主动公开与基层群众关系密切的政府信息。建立健全政府信息管理动态调整机制,要求行政机关对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进行定期评估审查,对因情势变化可以公开的政府信息应当公开;建立依申請公開向主动公开的转化机制,行政机关可以将多个申请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纳入主动公开的范围,申请人也可以建议行政机关将依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纳入主动公开的范围,以此推动公开工作深入开展。

除《条例》规定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外,政府信息应当公开。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包括:依法确定为国家秘密的政府信息,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公开的政府信息,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的政府信息,公开会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政府信息。《条例》同时规定,行政机关内部事务信息、过程性信息、行政执法案卷信息可以不予公开。《条例》明确了政府信息公開与否的界限,推动政府信息依法公开。

提升政府信息公開的在线服务水平

随着网络化、信息化的快速发展,政府服务“网上办、马上办”成为发展趋势。《条例》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加强政府信息资源的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管理,加强互联网政府信息公開平台建设,推进政府信息公開平台与政务服务平台融合,提高政府信息公開在线办理水平;加强依托政府门户网站公开政府信息的工作,利用具备信息检索、查阅、下载等功能的统一政府信息公開平台集中发布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

取消依申請公開的“三需要”门槛

新修订后《条例》删除现行《条例》第十三条关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需“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的限制条件,保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同时,对于少数申请人反复、大量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的问题,规定了不予重复处理、要求说明理由、延迟答复并收取信息处理费等措施;对于申请人以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的形式进行信访、投诉、举报等活动的,行政机关应当告知申请人通过相应渠道解决。

完善依申請公開程序规定

《条例》明确了公开申请提出、补正申请内容、答复形式规范、征求意见程序、提交时间起算等内容,并要求行政机关建立健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登记、审核、办理、答复、归档的工作制度,加强工作规范。

強化便民服務舉措

《条例》要求行政机关在政务服务场所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建立完善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渠道,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政府信息申请内容不明确的,行政机关应当给予指导和释明。

进一步加大落实監督保障力度

《条例》规定,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日常指导和监督检查,对行政机关未按照要求开展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予以督促整改或者通报批评。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主管部门应当向社会公布本级政府上一年度政府信息公開工作年度报告,报告内容应包括工作考核、社会评议和责任追究结果情况。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向上一级行政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主管部门投诉、举报,也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权威解读新修订的《政府信息公開条例》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開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9年5月15日起施行。《條例》修訂的背景、特点和亮点是什么?自然资源管理系统如何贯彻落实《条例》?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自然资源部法规司司长魏莉华。

《條例》修訂的背景

政府信息公開是一项有利于保障公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加强对行政权力制约与监督的制度安排。2008年5月1日,我国颁布政府信息公開条例,标志着政府信息公開制度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在行政法领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历经11年的发展,政府信息公開制度在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提升政府公信力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魏莉華指出,隨著改革的深入,社會信息化的快速發展,以及受行政複議、行政訴訟、信訪等多種制度的綜合作用影響,原條例在實施過程中遇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因此,修訂顯得十分必要和迫切:

一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要求。公开透明是法治政府的基本特征。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以制度安排把政务公开贯穿政务运行全过程,权力运行到哪里,公开和监督就延伸到哪里。李克强总理指出,政务公开和简政放权可以说都是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的关键,要推进政务公开,我们还要在若干方面进行努力。2016年2月17日,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修改条例。

二是现行政府信息公開的广度和深度已经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要。

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人民群众的民主法治意识日益觉醒,其参与公共决策、关心维护自身权益的积极性增强,对政府信息公開的广度、深度提出了更高要求,但有的行政机关公开内容不够全面准确,公开深度不能满足群众需要。

三是政府信息公開出现新问题新情况新经验,迫切需要总结规范提升。

一方面,由于政府信息公開申请“门槛较低”导致出现滥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现象;另一方面,经过实践,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规律性特点需要总结推广。同时,部分工作人员不能准确把握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规律和要求,出现多种失误或错误,应当予以规范。

《條例》修訂的特點和亮點

魏莉華介紹,這次修訂的《條例》,有3個顯著特點:

一是修改幅度大。《條例》由原來的38條增加到56條,除原條例中涉及政府信息的主動公開期限和考核評議追責等兩條沒有改動,還增加了許多新的條款。

二是总结吸纳多项现有制度。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開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公共资源配置领域政府信息公開的意见》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開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文件中规定并已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多项规定直接纳入《条例》。

三是坚持问题导向。针对信息公開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对行政机关对申请人的指导释明制度、对滥用政府信息公開权的规制制度等作出了明确规定。

《條例》修改的亮點,可以歸納爲“五個堅持”:

一是坚持权责对等,进一步明确了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围、主体,实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在实践中,部分行政机关“只要权利,不要义务”,相互推诿政府信息公開职责,或者对政府信息界定不准,导致难以确定政府信息公開范围和主体,严重影响部门形象和公信力。例如:申请人向省厅申请公开国务院的征地批复,省厅作为征地批复的获取机关有公开义务,却告知当事人应当向部申请。《条例》在信息公開的范围和主体方面作出了多项规定:一是明确将“政府信息”的来源界定在履行“行政管理职责”范围内,将履行党务职责的信息排除在政府信息范围外;二是明确了政府信息获取机关的公开义务,解决了实践中困扰大家多年的“从公民、法人、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的分歧意见,将行政机关从“其他组织”中排除,规定行政机关获取的其他行政机关的政府信息,由制作或者最初获取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三是明确行政机关设立的派出机构、内设机构依照法律、法规对外以自己名义履行行政管理职能的,可以由该派出机构、内设机构负责与所履行行政管理职能有关的政府信息公開工作。

二是坚持底线思维,在扩大公开范围基础上,明确政府信息公開的负面清单,切实贯彻“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原则。《条例》第五条明确,行政机关公开政府信息,应当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遵循“公正、公平、合法、便民”原则。同时,《条例》原则性地规定了政府信息公開负面清单,明确:依法确定为国家秘密的政府信息,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公开的政府信息,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的政府信息;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公开后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政府信息;内部事务信息和过程性信息以及行政执法案卷信息等信息可以不公开。但法律、法规、规章规定上述信息应当公开的,从其规定。同时,依据国办公开办给自然资源部的回函,《条例》第三十六条明确不动产登记资料公开不适用《条例》规定。

三是坚持实事求是,注重将保障人民群众知情权与规制滥用政府信息公開权相结合。行政机关应当保障公民知情权。但是,由于当前政府信息公開“工具化”“信访化”,有时会沦为个别申请人或者部分群体性申请人要求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施压以谋求超出合法合理范围利益的筹码,严重扰乱了行政管理秩序,影响社会和谐稳定。自然资源领域此种情况层出不穷。2018年,自然资源部收到的超过百人次以上的群体性政府信息公開申请,就分别涉及长沙火炬村、贵州都匀市、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上海三林镇等。为解决此类问题,《条例》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回避矛盾,积极主动作为,明确规定:对于申请人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的数量、频次明显超过合理范围的,行政机关可以采取要求说明理由、告知不予处理、延期答复、收取信息处理费等措施。对于申请人以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的形式进行信访、投诉、举报等活动的,行政机关应当告知申请人通过相应渠道解决。

四是坚持问题导向,针对实践中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的普遍性问题,结合实际予以规范。对于申请人来说,为提高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的有效性,《条例》要求申请人提起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时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增强政府信息的特征性描述等。同时,按照正当程序的原则,《条例》规范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请补正的程序,要求行政机关在收到申请之日起7个工作日内一次性告知申请人补正;明确了申请人当面或者通过邮寄、互联网渠道、传真等方式提起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时的收件时间。另外,根据实际工作中,部分政府信息查找整理时间长的客观情况,《条例》延长了行政机关的答复时间,由原来的15个工作日变为20个工作日,进一步细化了不同情形下,政府信息公開答复的要求等。

五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理念,提高政府信息公開便民服务水平。鉴于实践中行政机关对于“生产、生活、科研需要”难以准确界定和把握,且大多数人民法院并不认可行政机关以申请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请不符合“三需要”为由,不予公开相关政府信息的做法,《条例》删除了“三需要”的规定,进一步降低了群众申请政府信息公開的门槛;同时,《条例》丰富了申请人与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机构的联系,增加了政府信息主动公开的途径,强调了建立统一的政府信息公開平台,提供信息检索、查阅、下载等功能,提高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质量和效率;《条例》还要求行政机关在政务服务场所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并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建立完善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渠道,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条例》还规定政府信息申请内容不明确的,行政机关应当给予指导和释明。

如何將《條例》落到實處

自然资源主管部门是政府信息公開的大户,近年来因政府信息公開引发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一直居高不下,在国务院各部位中名列首位。据统计,2018年,自然资源部通过行政复议纠正被申请人的政府信息公開行为的多达184件,其中信息公開类案件123件,占比达66.8%。做好《条例》的贯彻实施工作,是自然资源法治建设的首要任务。魏莉华介绍,下一步,自然资源部将采取措施,不断提升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能力和水平:

一是以加强制度建设为抓手,规范自然资源领域政府信息公開工作。要抓紧起草《自然资源政府信息公開管理办法》,作为部今年一档立法项目,结合《条例》修改内容,细化自然资源领域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程序和要求。同时,结合部今年即将出台的《自然资源行政复议规定》,严格落实政府信息公開类行政复议案件的审理标准,推动源头治理。

二是以规范征地信息公開为重点,提高信息公開工作水平。近年来,自然资源领域政府信息公開中,征地信息公開申请连年占据头把交椅。2018年,部本级收到政府信息公開申请3029件,其中征地信息多达2255件,占74.4%。举网以纲,千目皆张。在自然资源领域,要做好政府信息公開,必须牵住牛鼻子,抓住征地信息公開这个重点,优化全国征地信息共享平台,制定《农村集体土地征收基层公开标准指引》,规范征地补偿安置政务公开有关工作,保障公民知情权。

三是做好《条例》的学习宣传和培训工作。《条例》将于今年5月15日正式实施。自然资源部将把《条例》的学习、宣传和培训工作纳入自然资源系统“七五”普法规划的重要内容,组织开展多种形式学习培训工作。抓紧制定本部门的政府信息公開负面清单,严格落实“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用政府信息公開监督和规范行政权力运行不断提升自然资源系统的法治化水平。

 

 

 

 

 

 

 

 

 

如何界定不予公開的政府信息範圍?

                来源 : 司法部微信公众号

如何界定不予公開的政府信息範圍

如何界定不予公開的政府信息範圍,既是《政府信息公開条例》(以下简称为“条例”)实施的难点,也是本次条例修订的重点,更是整个政府信息公開制度良性运行的基点。通过本次修订,不予公开的范围界定更为科学、明确、具体,必将推动条例实施迈上新台阶。

對不予公開的範圍,條例原來采用的是具體列舉加兜底條款的方式,具體列舉的三類例外分別是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個人隱私,兜底條款指的是“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經濟安全和社會穩定”(以下簡稱爲“三安全一穩定”)。条例实施中,这种规定方式的主要问题是具体列举的情形太少,比其他国家明确列举的不予公开种类都要少得多,不具有科学性、可操作性,并导致诸如与公众利益無关的纯粹行政机关内部信息、公开后会影响决策或行政执法公正性的过程性信息等均陷入到公开不合理、不公开不合规的两难境地。实践中,导致的后果之一是兜底条款的过度适用,影响信息公開制度的公信力,因为毕竟不是所有申请事项都会导致“三安全一稳定”这么严重的后果;后果之二是不同义务主体分别采用不属于政府信息、申请人不具备“三需要”的申请条件、申请人滥用申请权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不予公开理由,既使条例实施缺乏刚性,也使公开范围界定问题外溢到其他制度,产生连环负面效应。

本次條例修改,進一步豐富了不予公開的政府信息的種類,明確將內部事務信息、過程性信息、行政執法案卷信息納入到具體列舉的範圍。內部事務信息屬于行政機關內部事務,對行政相對人的權利義務不産生直接或實際影響,公開之後可能會對行政機關的正常工作造成不必要的影響。過程性信息尚處于討論、研究或者審查過程中,不具有確定性,公開後可能會誤導公衆,也可能幹擾行政機關公正、合理的做出決策。內部事務信息和過程性信息不宜公開,既是絕大多數國家的通行做法,也是條例實施的實踐經驗,國辦文件以及一些地方、部門的實施性規定均已將這兩類信息納入不予公開的範圍,司法實踐中也得到人民法院的確認。

本次修訂還規定行政執法案卷信息可以不予公開,主要考慮是,行政執法案卷信息主要涉及當事人、利害關系人的權益,相關法律、法規、規章對于在具體行政程序中保障當事人、利害關系人的知情權已有規定;這類信息與其他主體沒有直接利害關系,公開後可能會對行政機關的執法工作和當事人、利害關系人的權益産生不利影響。但是,法律、法規、規章規定行政執法案卷信息應當公開的必須要公開。比如,《行政複議法》規定申請人、第三人可以查閱被申請人提出的書面答複、作出具體行政行爲的證據、依據和其他有關材料,除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或者個人隱私外,行政複議機關不得拒絕。《海關關于當事人查閱行政處罰案件材料的暫行規定》規定當事人、當事人委托的律師可以向海關申請查閱案件材料。《産業損害調查信息查閱與信息披露規定》規定案件的所有利害關系方可以到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信息查閱室查找、閱覽、摘抄、複印與案件産業損害調查有關的公開信息,公開信息包括相關方提供材料的公開文本或非保密概要等。通過增設這一類例外,可以讓單行立法(法律、法規、規章等)能夠更多根據不同領域的發展狀況,量身定做具體實施規範,避免一刀切。當然,鑒于行政執法覆蓋的範圍很廣,各方面對範圍的理解也不完全統一,適用這一類例外應該嚴格慎重。

條例本次修訂不予公開範圍的意義,一是將實踐中積累的經驗與做法明確規定到條例中,使不予公開範圍的界定更爲科學、明確,具體,既提高制度的權威性,也便于條例的實施,有效解決過去存在的各種突出問題。二是有助于形成具體例外規定與一般兜底條款之間的良性互動,義務機關絕大部分情況下都應該首先適用具體例外規定,真正會對國家安全等造成影響,具體例外又缺乏規定的,才適用兜底條款,以改變過去那種過度適用兜底條款的現象。三是明確劃定不予公開的範圍以後,才能真正把握公開與不公開的邊界,使條例明確規定的以公開爲常態、不公開爲例外原則具有操作基礎,推動條例實施與政務公開工作全面邁上新台階。


如何规范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

           来源 : 司法部微信公众号

 

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

权利不合理利用是政府信息公開申请制度下的衍生问题,各国深受其困扰,对于这一问题的成因、行为特征的研判以及提出相应的规制对于制度的顺利运行、健康运作必不可少,且随着制度的成熟与发展,切实可行的规范措施的提出迫在眉睫。

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具体原因

近年来,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愈发常见。究其原因,主要可以归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申請人方面的因素;关于申请人高频次、大量化提起信息公開申请的动因,笔者大体将其归为以下三类,一是因对行政部门处理土地征收、房屋拆迁、环境保护等方面问题的处理结果不满,把信息公開申请作为促成其他利益诉求实现的手段,通过大量的申请行为向相关部门施压;二是虽然没有具体的利益诉求,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对政府行为持不同看法,通过大量提起信息公開表达个人情绪甚至是政治立场;三是将信息公開作为推进完善公共政策、参与公众事务的路径,目的在于完善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监督政府依法行政。

其次是信息公開制度方面的因素;一是现行法律规范对公开申请和处理程序的规定过于简略,缺乏对非正常申请的应对手段,直接导致这一不合理利用行政资源的行为结果向司法领域蔓延。二是行政机关信息公開的责任仅设置了原则性规定,责任边界不够明确和具体,当前学界、行政机关、司法实务界都没有形成统一认知,这也给当事人恶意向政府施压、利用社会舆论恶性炒作留下了发挥空间。

最後是行政機關方面的因素;一是當前依職權公開的信息仍不夠充分,未主動公開的信息可能擁有更高“含金量”。二是其他法定權利的保障力度不夠,救濟通道不暢,致使當事人采取不合理利用申請權的手段尋求權利救濟。

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表现

根据对现有司法裁判的梳理,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可以表现为以下几种:一次性提出大量申請,特定的個人針對特定或不特定的事項反複提出內容重複的申請,申請文書中含有侮辱、誹謗、中傷的內容以及與此相關大量提起行政複議和行政訴訟等。除了以上几种比较常见的类型化行为以外,不合理利用申请权的行为的表现更为多样化,通过外观表现或类型化的判断可能有失偏颇。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实践中存在大量“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申请行为,即申请人符合法定形式要件,究其本意却背离信息公開制度设计的目的。因此,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除却参考上述较为典型的行为类型之外,最为核心的判断要件是客观上给被申请机关造成了社会一般人所能允许的适当程度之外的负担,主观上不符合申请权行使应有之目的,带有给被申请机关造成负担甚至使其工作停滞的恶意。从这一判断标准来说,不难得出“大量申请不等于权利不合理利用”的结论。对于数量巨大但合理的申请,行政机关作出信息公開是应有之义。司法实务中,行政机关和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时也要注意,避免以申请公开的数量和频率片面、“一刀切”式的得出申请人不合理利用权利的判断。对于有意见要求在条例修改过程中通过条文明确大量、不合理的标准,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因为無论是数量还是频次达到不合理的程度,都需要根据行业和地方的特点综合判断,属于行政权裁量的范围。当然,行政机关对此并不会有最终的决定权。如果当事人对此不服,仍然可以通过复议、诉讼等方式寻求救济。

规范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必要性

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行为造成众多负面影响,若置若罔闻、不予规制,不仅無法保障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实现,还会动摇信息公開制度之根本。第一,不合理利用申請權的行爲大量且長期的消耗行政機關有限的人力、物力資源,其中不合理利用訴權、恣意提起行政複議和行政訴訟的行爲也極大加重了原本負擔就很重的法院的負擔,行政和司法資源在公益和個人私益之間失衡。

第二,行政機關對不合理利用申請權人的申請內容傾注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导致的社会公共服务水准的降低显而易见的会影响其他申请人的正当权益,造成知情权的实质不平等,动摇公众对信息公開制度的信赖。

第三,行政机关一边完成大量但無意义的非正当申请工作,一边面临公众信赖的丧失的局面,可能使公务人员在工作中陷入消极被动状态。对于不合理利用申请权行为,如果不及时进行规范,不仅会使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和公众丧失对信息公開制度的信心,还可能根本上动摇制度的根基,质疑制度存在的合理性。

规范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问题的国际经验

在目前我们可掌握的设有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国家中,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权的现象普遍存在。为规范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行为,国际上大体形成了三种基本模式。一是将此类行为视为正常申请,不加以任何特殊制度的设置。二是将此类行为视为非正常申请,在制度上作明确定性,并加以专门规制,即所谓“制度规制模式”。三是将此类行为视为正常申请,但是在制度设计中加设了较为充分的弹性程序以容纳这类申请,即所谓“程序弹性模式”。

對于采取第一種模式的國家,其遇到的問題同我國相類似,只是程度上可能有所差別。

采取第二种模式的代表国家是英国,根据其《信息自由法》规定,大量、反复申请信息公開的行为可以认定为非正常申请,政府机关無需处理。这一模式优点在于对非正常申请的规制是强有力的,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即非正常申请行为的认定争议空间过大。这一模式的实际运行效果不太理想,如果采取这种模式,不论其是否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行为,都需要一套配套细则帮助行政机关进行慎重判断,避免轻易拒绝公开申请的情形。

采取第三种模式的代表国家包括美国和日本,美国遵循“先进先出(First-in First-out)”的原则,不论申请数量如何,行政机关均可按进度完成,然而由于申请积压情况严重,美国通过制度优化,增加合并处理、加急处理等程序,力求在保证完成正常信息公開申请处理的同时又能延缓非正常申请带来的制度冲击。通过设置极为复杂的程序,美国以牺牲效率为代价预留出了制度的弹性空间。相比而言,日本通过适用作为一般法理的“禁止权利的不合理利用”原则的同时,对具体申请行为是否构成权利不合理利用作出慎重判断,对行政机关课以申请人主观意思的举证义务,从之前的消极态度逐渐转为积极应对。

规范不合理利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具体方法

第一,可以适当规范信息公開申请环节,例如要求申请人说明申请理由,或是要求申请人对申请公开的内容做必要描述,描述不清晰的可以当场退回并一次性说明补充要求,申请人在合理期限内拒绝补充、無正当理由逾期不补充的,视为撤回申请。这是因为,即便公开申请权受到认可,也不意味着该权利的行使不受任何限制。公民应当树立正确的权利观念,权利的行使有其边界,应当符合制度设计目的。

第二,制定靈活的處理期限問題,避免期限一到雙方就對簿公堂局面的大量出現,壓縮申請人將此當做實現法外目的的空間。

第三,可以增設調節性的收費制度,以分類收費爲基礎,對于可能耗費大量行政資源的申請內容,可以要求申請人預先交費,否則視爲申請人撤回申請。對于行政機關認爲申請公開的內容屬于“顯著利于促進政府透明化、監督政府依法行政或者有力保障公民知情權等”的,可以減免收費。行政機關可以通過收費制度對政府鼓勵公開的內容進行正確的引導。

总而言之,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权利不合理利用是国际上的普遍问题,对于该问题的成因、判断基准和具体方法的探究等议题的研究我们仍然任重道远,对公民信息权和知情权的保障以及要求行政机关积极履行说明义务,是信息公開制度不变的主题与使命,而对于制度衍生的“权利不合理利用”问题,进行规范确有其必要性,但不宜也不能“矫枉过正”,成为限制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权的拦路石。


政府信息公開条例修订有七大亮点!

 

───

來源:司法部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開条例》,自2019年5月15日起施行。那么,修订后的《条例》有哪些亮点呢?让小编带你一起了解一下吧!

擴大主動公開的範圍和深度

总结现行《条例》实施经验,根据政务公开实践发展要求,明确各级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机关职能、机构设置、行政处罚等行为的依据条件程序、公务员招考等十五类信息,并规定设区的市级、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乡(镇)人民政府还应当根据本地方的具体情况主动公开与基层群众关系密切的政府信息。建立健全政府信息管理动态调整机制,要求行政机关对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进行定期评估审查,对因情势变化可以公开的政府信息应当公开;建立依申請公開向主动公开的转化机制,行政机关可以将多个申请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纳入主动公开的范围,申请人也可以建议行政机关将依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纳入主动公开的范围,以此推动公开工作深入开展。

明確“以公開爲常態、不公開爲例外”的原則

除《条例》规定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外,政府信息应当公开。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包括:依法确定为国家秘密的政府信息,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公开的政府信息,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的政府信息,公开会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政府信息。《条例》同时规定,行政机关内部事务信息、过程性信息、行政执法案卷信息可以不予公开。《条例》明确了政府信息公開与否的界限,推动政府信息依法公开。

提升政府信息公開的在线服务水平

随着网络化、信息化的快速发展,政府服务“网上办、马上办”成为发展趋势。《条例》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加强政府信息资源的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管理,加强互联网政府信息公開平台建设,推进政府信息公開平台与政务服务平台融合,提高政府信息公開在线办理水平;加强依托政府门户网站公开政府信息的工作,利用具备信息检索、查阅、下载等功能的统一政府信息公開平台集中发布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

取消依申請公開的“三需要”门槛,同时对不当行使申请权的行为予以规范

删除现行《条例》第十三条关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需“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的限制条件,保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同时,对于少数申请人反复、大量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的问题,规定了不予重复处理、要求说明理由、延迟答复并收取信息处理费等措施;对于申请人以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的形式进行信访、投诉、举报等活动的,行政机关应当告知申请人通过相应渠道解决。

完善了依申請公開的程序规定

明确了公开申请提出、补正申请内容、答复形式规范、征求意见程序、提交时间起算等内容,并要求行政机关建立健全政府信息公開申请登记、审核、办理、答复、归档的工作制度,加强工作规范。

強化便民服務舉措

要求行政机关在政务服务场所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建立完善政府信息公開申请渠道,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政府信息申请内容不明确的,行政机关应当给予指导和释明。

进一步加大《条例》规定落实的監督保障力度

规定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日常指导和监督检查,对行政机关未按照要求开展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予以督促整改或者通报批评。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主管部门应当向社会公布本级政府上一年度政府信息公開工作年度报告,报告内容应包括工作考核、社会评议和责任追究结果情况。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向上一级行政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主管部门投诉、举报,也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